欢迎来到宏业四川旅游网 浏览全世界,亲如一家人!

最孤独的餐厅 享用南极顶级美食之所

时间:2017-05-10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宏业四川旅游网

厨师的工作绝非易事,它需要极高的精准度、无限的创造力,且即便在最好的条件下仍能承受巨大压力、游刃有余地工作。地处南极洲的康宏站(ConcordiaStation),是世界上最偏远的科考站之一,这里的极昼极夜现象经常连续数月,气温通常在零下30度到零下60度之间徘徊。在这样极端恶劣的条件下担任厨师,令这项本就不易的工作难度升级了不知多少倍,个中艰辛可想而知。

然而这里的驻地厨师卢卡·费卡纳(LucaFicara)却并不这么看。卢卡从每年11月的极夜开始,到几个月后的极夜结束期间,一直常驻在南极科考站的厨房里当厨师。

上周,我曾通过Skype和卢卡通了话,当时刚好是康宏站进入极夜阶段的首个完整周。不过接下来的三个月都看不到太阳这一事实,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情绪。他笑意盈盈,还不时跟我打趣。卢卡的工作环境,与我们理想中的“最好条件”相去甚远,但最令他困扰的并不是工作上的困难,而是他最心心念念的一件小事:“我已经三个月没吃过橙子了。”他满怀忧郁地告诉我说,似乎三个月不吃橙子会出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。

被同事们亲切地唤作“餐饮界大卫·科波菲尔”的卢卡,出生于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。他在意大利的卡塔尼亚接受了五年的厨师培训。30岁时,他已是辗转于澳大利亚、英国、西班牙等地数年的老厨师了。然而于他而言,在南极这篇白色大陆上做厨师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卢卡笑着告诉我:“说实话,能到南极工作是我始料未及的。这完全是运气。有时你买六合彩,梦想自己能中,但根本不敢想自己有一天真的会中奖。我实在是太走运了,就真的中了!”

每年,意大利南极研究项目国家委员会(除康宏站外同时支持法国保尔·埃米尔·维克多极地研究所运营)都会通过抽签来决定下一年派驻康宏站的厨师人选。这一选拔机制令康宏站因餐饮而声名鹊起,甚至被旅行书籍《孤独星球》誉为“公认的享用南极顶级美食之所”,其并称在这里能享用到“上等美酒,以及周末七道菜的奢华午餐”。

尽管卢卡从未想过自己真能有幸到康宏站工作,不过事实证明,精通各种不同风味菜系的他确实是这一职位的不二人选。冬季驻康宏站的科考队员共13名,他们来自英国、瑞士、法国、意大利等不同国家。为了赢合这些饮食习惯各异的队员的口味,康宏站的厨师不仅需要很高的专业素养,还要精通多种菜系。

康宏站的越冬队员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在每年长达八个月的极夜期间,南极洲极度严寒,喷气飞机的燃料在此会凝结成胶状,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片禁地,他们与外界联络的唯一途径,就是电子通讯设备。尽管十一月份以前队员们都被困在站内,卢卡却总能用约克郡布丁、鹅肝酱、意式鸡排等家乡美食的芳香,唤醒了队员们的家乡记忆,每天都带给他们家的感觉。

卢卡不仅努力做出符合各位队员口味的饭菜,还在每周六举办主题夜活动,届时,他总会拿出看家本事为大家奉上一顿饕餮大餐:“你应该了解,这里的生活千篇一律。因此为了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一点色彩,我们试着组织一些特别的活动。例如,对于法国籍队员,我会为他们做一顿精美的法餐,并请人担任侍酒师,还会为他们讲解上菜的讲究。我们有不少周末的晚上就是这样度过的,很潮吧!”

尽管每周末卢卡精心准备的大餐,确实为大家营造了欢快的气氛,可要是缺了另一样重要元素,使他们的活动同样不能称之为派对——没错,那就是酒。科考站内藏有各式好酒,但队员们只有每周六晚吃大餐、庆祝又度过了一周时才能享用。晚餐时,他们会下载各种鸡尾酒的配方来尝试;此外,队员们尤其钟爱葡萄酒——可以说,葡萄酒是意大利和法国队员们的命根子。

卢卡笑着说:“我们这有很多酒,但不像酒吧一样什么酒都有,我们这只有法国葡萄酒。我觉得对于每个人来说,最好的酒肯定还是家乡的酒,但即使不是法国人,能喝上一杯葡萄酒也总是好的。”

每逢夏季(11月至次年2月),康宏站的人员数量会增加至75人左右,这时厨师还会有一些帮厨来辅助他的工作。然而另外的8个月里,站上只有12名队员,卢卡则需要每天独立准备三餐。虽然任务艰巨,但有时也会有其他队员过来帮忙。卢卡始终开着厨房的门,时刻准备着为队员们上上一堂烹饪课。

卢卡告诉我:“大部分时间,都是我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,但有时我会给队员开个烹饪课。像我之前跟贝丝(驻康宏站英国医生)一起做小松饼,还跟马里奥(驻康宏站意大利籍任务指挥官)一起做过披萨。”除此以外,卢卡还经常给队员们讲述自己学习这些菜品时的故事。他说:“我们吃饭时的气氛非常好,因为我们大家会分享旅行经历,或是鲜为人知的一些菜谱。我学做的每一道菜背后都有一段故事,我也会也他们一一分享。”

猜你喜欢